年來了

 

保護眼睛:  

字體〗〖 關閉 Close  作者:文/夏力君  更新日期:2020-01-16


    随着2019年最後一張日曆的脫落,随着校園裡最後一場考試結束鈴聲的響起,随着車站、碼頭喧嚣聲日益鼎沸,年的氣息,已然開始肆無忌憚地蔓延開來,漸漸爬上孩子們的眉梢,塞進遊子們的行囊,浸染每一位守望人的燈火闌珊處。
    關于過年的習俗,起源于何時,發端于何地,興許難以稽考也無須稽考,但是對于過年的感情和記憶,無疑是每一位華夏兒女,無法淡忘,更無法磨滅的根和魂,“送竈神、貼春聯、剪窗花、挂年畫、吃年夜飯”等習俗,就像長江、黃河一樣,深深地植根于每一位炎黃子孫靈魂的最深處,成為黃皮膚特有的文化符号,镌刻于心,成為黑眼膜與生俱來的遺傳因子,流淌于血。
    年,是一份沒有明文的回鄉契約,是一聲穿透時空的集結号,是一張拉近親情友情的無形巨網,是葉落歸根的信仰,是團團圓圓的踐行,不論是居廟堂之高,還是處江湖之遠,不論是男女老少,還是孤寡鳏獨,一到年關,便不由自主地停下所有的手忙腳亂,收拾心情,整理行裝,心中唯一的念想便是:回家過年。
    此時的老家,年貨皆已準備妥當,屋檐下的香腸、闆鴨泛着誘人的光澤,缸中的米酒也散發出陣陣的清香,屋裡屋外早已被打掃得一塵不染,窗明幾淨,煥然一新,爸爸媽媽們,一如既往,為每年一度的 “盛典”進進出出地準備着,喋喋不休地争論着;先回來的夥伴們,三三兩兩,磕着瓜子,散着香煙,圍着一輛輛小汽車,繞着一棟棟新房子,聊着一年來的收獲和見聞;小朋友們,也早早換上了過年的新衣裳,或紮堆炫耀誰的玩具最漂亮,或嘻嘻哈哈地唱着歌謠, “二十三糖瓜粘,二十四掃房子,二十五磨豆腐……”
    是的,瑞雪未飄,佳節已至,年來了。

本文已被浏覽 47 次